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市场

沈阳多个地区上空出现黑色不明飘浮物

2018-05-27 04:12:32

10月13日下午,于洪、皇姑、沈河、大东等区上空突现不明黑色飘浮物,据环保部门判断,从目前情况看,燃烧树叶等废弃物和热电厂检修的可能性不大。环保部门正在积极查找不明黑色飘浮物确切来源。

天上飘落不明黑色物

当天17时许,市民韩先生打来反映,在于洪区、皇姑区上空发现大量不明黑色飘浮物。韩先生家住在于洪区长江北街与龙首山路附近。韩先生说,“我一出来,就发现天上下这种东西。开始时,我没当回事。后来,越下越密,越下越多。到底是什么,我说不清,反正就像烧完的树叶似的,黑乎乎的。”据目击者说,这种不明黑色飘浮物无味。

多地同现黑色不明物

无独有偶。在同一时间段,身在沈阳北站附近的宋先生也发现空中飘浮着这种不明物体。宋先生说,17时20分,他在北站后身附近也看到天上飘浮着不少黑色的东西,“有点儿像烧过的纸屑灰一样。”

沈阳市消防支队消防战士说,在支队指挥中心附近上空,也看到不时有烧过的黑纸灰样子的黑色物从天空中向下飘落,大的有巴掌大小,小的有指甲般大小。

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工作人员说,在下班时,看到地面上散落着不少黑乎乎的东西,“就像烧过的塑料一样,没有烟,也没有异味。”

18时40分,致电沈阳市环保局12369咨询,工作人员表示已接到多名群众反映。目前,这种不明黑色飘浮物已在于洪、皇姑、大东、沈河等区多地上空出现,各区环保局已深入实地展开调查。

不明飘浮物咋产生的?

当日19时,市环保局工作人员打来表示,沈阳上空同时出现这种不明黑色飘浮物,不可能是由热电厂和焚烧垃圾产生的,即使是有检修的或有焚烧垃圾的,影响面积也不会这么大,况且是在无风的状态下。另外,这种不明飘浮物无烟、无异味,与锅炉检测和焚烧垃圾所产生的不一样。

环保人员猜测,会不会是郊区农民焚烧农作物或附近发生火灾所产生的。19时20分,采访沈阳市消防支队指挥中心获悉,出现不明飘浮物的地区当时并没有火灾事故的发生。

截至发稿时,各区环保部门仍没有寻找到不明黑色飘浮物确切来源。

1980年2月8日,轰动海内外的建国以来最大的贪污犯

原黑龙江省燃料公司党支部书记王守信在哈尔滨伏法。

1980年2月8日,轰动海内外的建国以来最大的贪污犯王守信一案,经过一段时间的立案调查审讯,进入最后判决阶段。

当时,我在《黑龙江》任摄影,参加采访了审判和处决王守信的全过程,并以手中的照相机记录下这些历史性的镜头。

1980年2月8日,宣判大会在松花江边的哈尔滨工人体育馆举行,近五千人的座席早已坐满了各界群众代表。这些人中间有部分人曾在前一阶段的法庭审判中见过王守信其人,更多的人前来参加公判大会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识一下这位轰动一时的人物。随着审判长的高声宣布:把大贪污犯王守信带上来!体育馆侧廊里响起了铁链撞击地面的叮当声,接着两名女法警押着脚带重镣、五花大绑的王守信走进场内。按照预定绕场一周的路线,缓缓向审判台前走来。王守信面对这座大型体育馆里黑压压的数千人,一边用力扭动着被捆绑在身后的双臂,一边向上蹦跳着高呼:我是无罪的!你们才有罪!我要为真理而斗争!她脚上的铁镣在蹦跳时不断撞击着木质地板,发出很大的声响。她的这一举动,是人们事先没有料到的,一些法警迅速围拢上去,制止她叫喊,并临时改变了绕场一周的路线,急速将她押到审判台前。

宣判开始,审判长宣读判决书时,王守信被两名女法警押着站在那里静听。当审判长宣判到判处大贪污犯王守信死刑,立即执行时,她立刻又蹦跳着高喊: *** 人是不怕死的!我是为真理而死!你们都是修正主义分子,我死也不服你们!这时,会场上出现了一片嘈杂的议论声。三名法警疾步上前制止她。两人在她身后重新把绑绳勒紧,一人在前面用手掐住她的喉咙,不让她喊出声音来。

由于我离她很近,所以还能听到她喉咙里断断续续发出一些微弱的听不清楚的呼喊声。

宣判之后,立即把王守信押上了刑车,在摩托车队的警戒押送下沿街示众

。们的采访车紧随其后,在车上我们议论着王守信刚才呼喊的那些口号,都认为十分可笑。这一天特别冷,由市区到刑场的路又相当远,作为刑车的敞蓬大卡车在寒风中疾驶,我们看到刑车上的法警们把本来围在王守信脖子上的方格头巾给她戴到头上,以抵御刺骨的寒风。

车到刑场,打开后箱板,地上放一个方凳,王守信在法警的搀扶下自己踏着方凳下了车。然后在法警押解下拖着沉重的脚镣大步流星地走向处决地点。法警长命令她面朝一个土坡跪下,最初她还想挣扎不肯跪下,几名法警用力把她往地上一按,她就势跪到地上,没有再挣扎反抗。一名法警上前将戴在她头上的围巾解开,散披在她的肩上。此刻刑场上一片寂静,除少数摄影外,其他人一律退到警戒线以外。

紧接着,法警长发出指令,一个行刑法警从汽车里走下来,持枪走到指定位置。法警长向他发放一颗子弹装入枪膛;法警长举起了发令旗,行刑法警迅速举枪,向着跪在十五米开外的王守信瞄准;这时我按动了快门,拍摄下准备射击的瞬间。当我卷过胶片正想再拍一张时,法警长用力向下挥动发令旗,枪声响了。伴着枪声的震颤,我也按下了快门,拍摄了这个空前绝后的瞬间:王守信的头部被子弹穿透,脑浆迸裂的热气与寒冷空气接触,立即形成一股白色的汽雾,身体倾斜着正朝前方倒下去。

在场的几位摄影抢步上前拍摄处决后的场面。当们拍完之后,法警长拔出手枪,观察是否需要再补一枪,由于行刑法警的子弹命中要害,王守信已经毙命,不需要再补枪了。法警们走上来,从尸体上取下手铐和脚镣,法医手持检验工具先对犯人脑后中弹部位进行检查,接着又把尸体掀翻过来仰面朝天,对脑门上的出弹孔进行检验,并在入弹孔和出弹孔旁边分别放上比例尺标记,由法警摄影员拍摄照片备案。至此,处决王守信的过程全部结束。

最后,早已等候多时的火葬场的几个身穿白大褂、口戴大口罩、手戴白手套的女青年,以熟练的动作把王守信的尸体装进长长的白色塑料袋里,扎上口,扔上汽车。

汽车冒着白色的尾气,扬长而去

有助于长高的方法
世界上最好的增高药
吃什么能增高快
长高的简单方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