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上访村民因两次被软禁索要国家赔偿

2018-05-18 19:36:06

上访村民因两次被软禁索要国家赔偿

南方农村报讯:12月28日早上8点,阴,2009年临近尾声,众访民为期28天的学习被政府宣告结束。广东省化州市凤口村村民吴茂志迈出下宾馆的飞檐大门,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这个隐藏在化州市区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里的宾馆,带给他的,只有屈辱的回忆。

其实,化州河西街道办在该宾馆定点关押上访户进行学习,已经不需要太多理由,但这次学习,仍然让吴茂志感到愤怒不已。前几次,政府在该宾馆关押他们,都逢重大节日或者会议。这一回,从11月29日到12月28日,将近一个月时间的被学习,只是因为茂名市点名批评了化州市上访现象严重。而整个2009年,他有近两个月是在宾馆里度过的!

上访村民神秘失踪

11月14日早上7时许,化州市河西街道凤口村里,突然响起凌乱的脚步声,随之,吴茂志家的大门被几位不速之客推开。这几个人进门后,未向主人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便开始在屋里搜寻。

吴茂志去哪里了?在10多分钟的搜寻徒劳无功后,其中一个人终于发话了。在吴茂志妻子劳白仙的印象中,不速之客中有一位是街道办的人,还有一位身着制服的人不知是公安还是保安。

早就出去了。劳白仙暗自庆幸,就在前天晚上,吴茂志因为获得消息,跑去女儿家中躲避。那一天,朋友杨文龙的家属打告诉吴茂志文龙被抓。杨文龙与吴茂志因为经常上访,不仅成了好友,而且患难与共,多次一同被政府抓去学习。

一无收获的几位人员只得离开。从他们迈出家门起,劳白仙心中就一直惴惴不安。时间一天天流逝,没得到消息的劳白仙也渐渐放宽了心,这次不会抓了吧?!

然而,11月29日晚,女儿家打来的一通,让劳白仙意识到政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经常上访的。11月29日上午,在女儿家已经躲了半个月的吴茂志刚走出大门几十米,就在公路旁被几个不明身份的人抓走。

从那以后,家人再也联系不上吴茂志。劳白仙除了等待以外,别无办法。按照前几次的经验,劳白仙推测,这次吴茂志还是被关在下宾馆。因为,就在一月前的10月8日,吴茂志等8名经常赴北京上访的农民,才刚刚结束为期26天的学习,走出下宾馆的大门。

宾馆遭收

12月20日下午,南方农村报穿过一条坑坑洼洼的小巷后,终于找到了这个依山而建的宾馆。

下宾馆分为宾馆主楼和下山庄两个部分。穿过宾馆主楼,可以看见一座树木葱郁的山丘,树木间散镀锌带方管
落的20多座独立建筑组成了下山庄。依山而建的走廊是从主楼通向山庄的必经之路。

当天下午5时30分,在山庄服务台打听无果后,南方农村报四处探寻,终于在走廊上邂逅了从公共服务处走出来的吴茂志。和他一起走出来的还有杨文龙、张君德,以及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和两位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刚刚在公共服务处看完电视出来。中年人和年轻人正是陪同他们看电视的政府工作人员。

我们被软禁了。吴茂志见到,大喜过望,他一手握住南方农村报的手,一手指着身旁的中年人,他是河西街道办的黄党委(委员)。

黄委员立刻警惕起来,他收走的,试图阻止与吴茂志等接触。南方农村报亮明身份后,他才悻悻地将归还。放我们出去!吴茂志等人立刻与他发生口角冲突。

这是什么宾馆,这是监狱!年过古稀的张君德大声疾呼。很快,黄委员带着他们,迅速离开。

入晚,下宾馆被夜色笼罩,小山上的树木,越发显得狰狞。月光的晦暗不明,正如下宾馆与河西街道办的关系一样。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宾馆为化州某位市领导的亲戚所建,河西街道办每次关押上访者,都是在该宾面膜代加工
馆,当然需要支付一定的住宿费。久而久之,外界早已知晓,该宾馆为定点关押河西上访农民的场所,甚至化州市其他乡镇政府,也试图将本镇的上访者交由河西街道办和该宾馆,一起管理。而化州市定点的学习宾馆则是化州市府招待所橘州山庄。

虽然山庄的名字风雅可人,但吴茂志在里面却一天好觉都没睡过。化合征地款的拖欠问题,让他无法安心入睡。

征地款拖欠十三年

化合路征地款问题要从1996年说起。那年初,为了将化州到合江的公路改造为二级公路,化州市政府决定将原化合路进行加宽和硬底化,同时进行线路改造。

新的化合路通过凤口村时,村中的40多亩土地随之被占用。除了知道土地被征收以外,曾任凤口村负责人的吴茂志和大多数村民一样,不仅没有拿到分文征地款,而且连征地款总额也不清楚。

2006年初,作为村民代表,吴茂志开始向各级政府反映化合路征地款拖欠一事。他自己也记不清去过多少次政府,找过多少个部门。除了知道化合公路征地由原化合路指挥部负责,如今化合公路指挥部已经撤销,两位总指挥一位高升、另一位已经退休的信息外,征地款该由谁支付至今仍不清楚,街道办说是由公路局支付,公路局说由街道办支付。

对于吴茂志的说法,南方农村报也有体会。今年11月初,化州市地方公路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向称,化合路征地款应由街道办支付。而河西街道办党委书记李文标则告诉,化合公路是化州市修的路,街道办没有钱。李文标还称,化合路原本打算用收费的方式补偿征地款,但所修的丽岗收费站被省里严禁收费

上访村民因两次被软禁索要国家赔偿

。后来化合路被省交通厅购回,作为285省道的一部分,至于购买的资金是否到位,他并不知情。

李文标透露,去年11月,化州市政府向省交通厅打了报告,称河西街道拖欠化合路征地款160万。今年9月,省交通厅就此进行了专项审计。李称,尽管化合路还欠债务,但征地款已由承包商先行垫付,政府并不欠村民的钱,只欠承包商的钱。

不管怎样,我们就是没有拿到钱。吴茂志称,即便村集体收了钱,政府也要给村民一个交代。

然而,让吴茂志万万没料预应力钢绞线
到的是,由于经常上访,他已经被政府盯梢,不但征地款的问题没得到解决,自己还几次遭到了软禁。2007年9月25日下午4时许,吴茂志在凤口村市场被北岸派出所带走,随后被学习29天;2008年10月26日开始,被困在家中3天。而2009年,学习运动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峰,从9月13日到10月8日,从11月29日到12月28日,一年中,他有将近两个月在下宾馆反锁的房间里,与一些看守他们的不三不四的人一起度过。

截访学习花费六万

一个月内去三次北京,早该教育了。河西街道办党委书记李文标认为,村民根本不是去信访,而是去闹事,因此,适当的教育是应该的。他还称,课程是政府根据村民反映的情况设立的。授课老师包括信访、国土、司法、法制等部门的官员。每位上课老师都要考勤,政府还要给予相应补助。然而,在吴茂志看来,所谓的官员授课,不过是官员教训上访民众,最后都是以大吵一架结束。

而化州市委办一位负责人透露,这次之所以将经常上访的农民关在宾馆学习,是因为上面下了死命令:年底前,各地一律不得再有人进京上访,否则,将通报批评。

更让李文标感到不满的是,截访加上学习花费巨大。

今年9月8日,为了接回到北京上访的吴茂志等8位访民,街道办请保安公司派人押送他们返回。每两名保安押送一名上访者,费用为5500元,这笔钱包含人工费、车票和伙食费。这样,河西街道办付给北京安鼎保安公司达4万多元。对这笔费用,保安公司连发票都不开一张,这让李文标直呼太黑了!而在下宾馆的26天,总共花去2万多元,包括体育场围网
住宿费、伙食费和讲课费。

当他听说有些县市的截访费用都是由县市财政支出时,便更加郁闷,市政府只是出人,我们出钱。村民上访,我们还会挨批评。

对于政府所说的苦衷,吴茂志并不赞同,也不打算原谅政府关押自己的行为。事实上,今年10月14日,吴茂志和其他7人已经就今年9月起被非法关押26天的问题,向河西街道办正式提起了国家赔偿,赔偿金额共计16万多元。这一次出来后,吴茂志称,还要继续告政府。(来源:南方农村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